首页  »  武侠情色  »  [纵欲使者]
[纵欲使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uaqi100.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纵欲使者
 

 
***********************************                 前言:
 
  这篇主要没有太大的情色成份,你也会发觉和标题没有太大的关联,因为这 篇基本上算是发泄XD
 
    若要鞭,要修正不合理的地方,我想就算了……
 
    毕竟这种个人发泄,我实在不太想在去进行修正呢(苦笑)
 
    这篇主要是短篇,若有人要问说为什么后面的H情节只有一段,呃……我不 想让剧情无意义延伸…
 
    所以就描写我觉得适合、恰当的部份。
 
    最后,感谢拨空观赏本文。
 *********************************** 
    若你想完全佔有任何人,就在零时零分零秒之时,将愿望传达到欲望通信, 你的愿望将会宿愿已偿。
 
    ……
 
  19XX年XX月XX日下午,十三时零分。
 
    这次的故事,是发生在一个平凡的少年身上……他是一个就读於普通国立高 中的少年:青。身材约略於一百七十五公分,身体的比例呈现刚好……而脸,只 能说平凡到不能在平凡了,简单来说就是国民型的大众脸。
 
    而他比较值得一提的是,他有个美若天仙的女朋友,就连他是如何追到他的 女朋友,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毕竟……他的女朋友除了身世显赫外,身材、 脸蛋都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在学园中甚至有不少的支持者成立的后援团。
 
    「雪月,就拜託你啦……只要一次!一次就好了!!」青双手合十,头弯的 低低的,不断的拜託着眼前的女子。「不要!」
 
    名为雪月的少女坚决否定,丝毫不留情面。
 
    其实,在这所高中之中,只要是情侣,不论几年级通常都会发生过「性关系」, 不过青和雪月可以说是出了名的例外。在众人的推测中,两人之所以没有偷尝禁 果,是因为雪月只是和青玩玩罢了,因此……雪月的追求者仍是络逸不绝。
 
    「你在这样无理取闹,我就和你分手!」少女气愤的丢下这句话后,头回也 不回的离开了少年的视线。站在原地的少年,显得相当的忧愁,从小到大他的梦 想就是能有着漂亮的女朋友,并且和他做任何事情,不过现在他的女朋友可说是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虽说是男女朋友,但是连牵手也没有。
 
    少年,独自一人回到教室。
 
    满是涂鸦、破洞的桌椅,散落满地的课本、书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群自 称后援团的人做的,不过既然他现在是挂着雪月男朋友之名,那他就只能默默的 承受这类事件的发生。
 
    「唉……」青自口中叹出他的无奈,虽然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不过发 生起来还是有点讨厌。
 
    噹噹噹噹……
 
  19XX年XX月XX日下午,十八时零分。
 
    在校园钟声敲响下,少年结束了他的恶梦。
 
    「今天要回家时,顺路去书店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吧。」
 
    逛书店,是少年一日中颇为重要的一项行程,虽然说是要去逛书店,旦也不 是什么多正式气派的店,而是一家老旧的杂货店。
 
    「老闆,今天有进什么新货吗?」青走进店铺后,对正躺在躺椅上得老闆自 然的打招呼,而老闆也相当习惯了这位小客人的来访:「青啊~你去窗户附近的 柜子看有没有你要的书吧。」
 
    「嗯,谢谢老闆。」青道完谢后,轻快的跑开。就这样,青一天的休闲除了 在这间老旧的书店中找找自己喜欢的情色杂志以外,就是在家中打手枪外,他的 生活可说是丝毫没有任何变化。
 
    ﹍﹍ 同时间 ﹍﹍「澔~人家要买那个啦。」一名有着长发达腰,发色是 优雅的淡紫色,身材相当突出,保守估计胸围也有D的等级,全身彷彿没有多余 的赘肉,甚至可以用穠纤合度来形容的完美少女,对着眼前一名其貌不扬,甚至 可以说是丑陋的中年男子撒娇。
 
    「好好好~只要是雪月要的,我什么都会买。」中年男子拿着少女想要的衣 服,走至柜台结帐。此时,男子似乎有意无意中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听说 你在学校交男朋友了啊?」
 
    「喔,那个就是……」
 
  19XX年XX月XX日上午,早上八时。
 
    「青,我决定和你分手了。」和昨天相同的肯定,丝毫没有一丝犹豫。 
    「为、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从一开始我就只是和你玩玩罢了。」雪月甩了甩他那直达腰 际的长发,随后转身消失在青的面前。
 
    「为、为什么……怎么可以这样,那、那么过去的一切算什么呢,都……只 是玩玩吗。」青坐在他那满是伤痕的椅子上,将头埋入双手之中。周遭,不时的 传来笑声及讽刺声:「就说过了啊,果然只是玩玩的……不过他也真傻,应该… …」
 
  19XX年XX月XX日下午,放学时。
 
    青拖着沈重的步伐回家,一切对他而言都不再重要,之前唯一的希望竟然只 是因为对方「好玩」的心态而让他在心中萌生了希望,最后……梦醒了,希望也 消失了。
 
    在此时,青似乎听见身后传来两道交谈的声音。
 
    「欸欸,你有没有听说过「纵欲通信啊」?」
 
    「有啊有啊!我记得不是说只要在午夜的时候……」
 
  19XX年XX月XX日夜晚,十一时五十九分。
 
    「奇怪……还是不行,果然只是谣传呢。」青在网路上尝试了好几次后,都 证实了这个传闻果然只是传闻,因为虽然有此网站,不过就像恶作剧网站般,无 法登入。
 
    滴、滴
 
    此时,青注意到在电脑上显示的时间,时间由十一点转到十二点。
 
    「嗯……」青的心中,隐约又产生了一股希望。他吞了吞口水后,将滑鼠移 到网页上,接着按下重新整理……
 
  「若你有任何想要操控的对象,就在此填上他的名字吧……_______」 
    「ㄌㄞˋㄏㄨˋㄒㄩㄝˇㄩㄝˋ」青用极为缓慢的速度在网站上输入雪月的 名字,接着……他按下了传送。
 
    刹时,青所在的房间,不论是电脑的灯光,或者是家用型电灯,全都失去了 光芒……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而在那片黑暗之中……有人。
 
    在黑暗中,传来一道低沉的男音:「我收到你的委託了。当你委託我的同时, 你就没有选择权放弃。」
 
    空气似乎因为那名男子的话语而冻结,显得绝对的安静。
 
    「在旭日升起之后,那名女子将会完全属於你……他的存在会被世人所忽略, 他将会变成仅属於你的玩偶。」语毕,青又回到了原本的房间,不过……他似乎 听见有人在跟他说话:「你诅咒别人,你也会受到诅咒。十年后……你的身体将 会开始逐渐的崩坏,那时,你将会想死而死不了,在这种永久痛苦之中度过余生。」 
    「在这段时间好好享受吧。哈哈哈哈!!!!」空荡的房间里,回响着高亢 的笑声。
 
  19XX年XX月XX日周末,早上,八点。
 
    「主人,您醒来了吗?」当青挣脱床铺和睡神的呼唤后,赫然发现雪月正跪 坐在他床铺旁边,并且恭候着他的醒来。更重要的是,他身上竟然没有任何衣物, 甚至内衣也没有,就这样他那姣好的身材让青一览无遗。
 
    「雪、雪月?」青面对眼前的现实,还感觉到有点怀疑。当青下意识抓了抓 他的脖子后,他理解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是的,主人,请问有任何吩咐?」
 
    「反正我还有十年可以享受。」青在心中如此想着,在这种情绪下,他决定 任意的玩弄这副姣好的肉体。
 
    「雪月,你上来我的床上自慰。」
 
    「是的,主人。」
 
    雪月没有一丝犹豫,立即爬上青的床,并靠到角落。
 
    然后开始了淫靡的交响曲。
 
    「呼……呼呼……呼」雪月将左手探上他那丰满的胸部,并让丰满的两颗肉 球在自己手中恣意变形,并不断的刺激着两颗蓓蕾,在胸部造成的快感下,雪月 的脸颊开始泛满红潮,胸部的的蓓蕾也开始勃起。
 
    「主、主人……主人……」雪月结束了上半身的运动后,雪月开始将重点摆 在下半身,雪月改由左手来抚摩自己的两颗偌大的肉球,用空出来的右手来安慰 自己那正不断分泌着蜜汁的小洞口。雪月首先在洞口绕圆圈,接着稍微碰触上方 的小豆豆,每当他一碰触到小豆豆的时候,身体就会猛然发抖,并且喊着对青的 称呼。
 
    「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雪月的身体 逐渐佈满了红晕,全身香汗淋漓……藉由这种前奏,似乎完全挑起雪月的欲望, 他的手指在密穴中快速抽差,而他的眼神也逐渐的开始失神,嘴边似乎也有口水 滴了下来。
 
    「在我没有说好的时候,你不能高潮。」青一个残酷的指令一下,雪月的动 作仍然继续,不过他似乎不断的忍受着体内的快感。
 
    「主人、主人!这样、这样会奴隶、奴隶会……坏掉掉掉掉掉——」雪月虽 然身体不断的承受着快感,不过确实按照着青的吩咐没有达到高潮,逐渐,雪月 似乎也到达了所谓的极限,他的双眼以失去神采,嘴中的口水也不断的低落到床 单,和不断流出来的爱液混在一起。
 
    「你可以高潮了。」
 
    刹时,雪月身体的动作完全停止,只见他嘴巴猛然吸气,下半身的银液彷彿 水库泄洪般,不断的流出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乳交了!」青对着仍处於失神状态的雪月提出命令, 雪月无视於身体的高潮,随即爬过来服侍他的出来……
 
    就这样,时间过的很快……十年过去了。
 
    「今天,乃我收取应有之报酬日。」在青的房中,除了他和雪月淫荡的交合 声外,还传来了一道他永远忘不了的声音。
 
    「主人!要、要去了——啊啊啊!!!」在雪月高潮后,青也失去了意识。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全身都好痛,全身都动不了呢,为什么……」 青,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中,他的全身都被插满针头。
 
    「医生,听说他的家属决定让他自然死,所以要我们给他基本的养分就够了。」 
    「我……想死。」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全文完】